做个中介型的理性思考者(三)(四)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尹传红
  • 2019-10-09 08:48



(上接本报9月6日本版)

科普界有一句出自伊林之口的名言:没有枯燥的科学,只有乏味的叙述。

科技新闻和科普作品,都讲求通俗易懂,但在我们日常所见的报道或文章中,都存在着通俗化不够的问题。而在各类学术论文和著作中,因过于深奥、晦涩、呆板而让读者感到头疼、无趣、反感,进而疏远、避开、放弃,最终影响了传播效果的情况非常普遍。还有人(尤其是写作者)把文字的“浅显易懂”与“水平低”划上等号,陷入了认识上的误区。

《科普报道写作与传播实践》一书专门探讨了如何“让读者更易看懂”、“让读者距离更近”。除了要做到朴实通俗、深入浅出、科学规范,也要考虑从地域上贴近读者,从行业和生活上贴近读者。这些,都是科技新闻和科普报道从业者的经验之谈。

照我看,使报道、文章浅显或通俗化,就是要尽量用大众化的语言,去描述科学的、艰深的或专业性强的事物。如对比较专门的、不为一般人所了解的科学技术问题、原理等,能用通俗的语言、适当的修辞手法、巧妙的谋篇布局等表达出来;对专业术语,能够“跳”出科学家惯常使用的语言思维,用大众化的语言进行描述;此外,文章架构应逻辑清楚,叙述语言要简捷流畅,遣词造句要准确精当。总之,就是要生动活泼,不板起面孔说教。

当然,科学术语内涵之丰富远非日常语言所及,要在很短的篇幅内把一些艰深的知识诠释、“翻译”清楚,难度可不一般。而比知识和语言更难于表达的,则是对科学精神的理解或解读。要真正做到“深入浅出”,写作者自己首先就要做到对表述内容的理解和领悟。对科技新闻的通俗化要求,跟对科普文章或科普读物的可读性要求,至少在语言和表述方式上是相同或相通的。

其实这也是一种“翻译的艺术”。在某种程度上,科技新闻和科普报道的撰稿人就是神秘的科技语言的翻译,其至高境界就是要在传播深奥知识方面取得“信、达、雅”的效果。简言之,信,科学内容准确;达,文字流畅酣达;雅,格调风雅谐趣。

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说得好:“哲学思想若想在当今世界发挥作用,就必须让大多数人读得懂,……他们也是共同求知者,是共同思考者和共同作为者。……因此,使用尽可能通晓易懂而又不失其思想深度的方式表达重要的思想,对于使所有的人都能参与思考世界和人生是非常必要的。”

我想,将上述话语中的“哲学”换成“科学”,亦如此。

汉成所供职的《南方科技报》作为中国科技新闻学会的团体会员,一直积极支持学会各项事业的发展,在科学传播方面亦进行了诸多有益的探索。这在《科普报道写作与传播实践》一书中同样有着较为充分的体现。例如,作者提出:“科普传播的重点在于‘传’,不在于‘播’”。“科普传播的误点在于传给一部分人,而不是传给所有人”。“科普传播的焦点在于传一句话,而不是传播一篇文章”,等等。这些观点角度新颖,认识透彻,对我们做好科学传播和科普报道都很有参考、借鉴价值。

作为汉成的同行,长期以来我一直都努力追求在报道和创作中,可以像美国作家、哲学家安·兰德那样,“能够对看似稀松平常而且枯燥无味的小事进行深刻剖析,并从中得出发人深省的启示。”我也很佩服她“不是以日报记者的眼光看待新闻,而是以历史学家的视角,用跨越世纪的普遍真理来诠释这个世界。”

诠释往往由“中介”来担当。对于这个角色,著名科普作家卞毓麟先生曾经说过,在整个科学传播链中,科学家是无可替代的“第一发球员”,科普作家则可视为“二传手”。传媒人士梁文道先生也打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方:像我们这种做媒体的人就是一种中介型的知识分子,虽然也许不是在观念上、思想上、学术上有创造力的人,不是最原创的人,也没有时间和能力去做第一线的研究工作,但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浏览人家的研究成果,然后把这些研究成果以我们为中介再转达出去。

我想,我们科技新闻工作者和科普创作者的角色定位可以是:科学传播领域中的一个敏锐的观察者,理性的思考者,审慎的判断者,沉稳的剖析者。也就是说,能够以科学的眼光和理性的思维,来审视和考量纷纭的现实,前瞻后顾,理智地观察、分析和评判事物。期盼我们笔下的文字,能够尽可能地多一些人文的色彩、思想的内涵:既有时新的、前沿的知识点和看点,又有富于思辩与启迪意义的见解和观点。我做了这样一个总结:它不奢求面面俱到,但希望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它可能给不出答案,但希望有助于思路的拓宽。它未必是绝对正确,但希望能留下思考的空间。

美国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一书中提出了一个“一万小时定律”,认为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坚持一万小时,基本上都可以成为该领域的专家。我很高兴地看到,汉成在近20年采编实践中的不断创新和积极探索,以及坚持不懈的学习和总结提高,使得他进步快速、收获丰硕,成了科学传播领域中的一个佼佼者。在科技创新与科学普及已被看作是实现创新发展之两翼的今天,科技新闻工作者和科普创作者都更有一种使命担当感。我衷心希望,在科技新闻和科普创作这两条战线上,能够涌现出更多的像汉成一样的行家、专家。(下)

(这是作者为钟汉成所著《科普报道写作与传播实践》一书撰写的序言)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