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母亲:动物界最难的母亲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 王雅斓
  • 2020-06-21 13:24


《想太多的人类学家》,[美]李相僖[韩]尹信荣著,陈建安译,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20年4月第1版。

    

一个人静静待着的时候,你的脑子里会不会经常浮现一些“古怪”的问题,比如:

 为什么女人生孩子那么艰难,其他动物也这样吗?

除了人之外,其他动物是不是也有温馨的三口之家?

为什么动物们没有爷爷奶奶三世同堂的家庭呢?

为什么是人,而不是恐龙等动物创造了今天的文明?

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做人,可比家里的喵星人难多了。

那有没有一门学科是专门研究“人”的呢?当然有啦,那就是听起来一头雾水,实际上业务范围超广的“人类学”。

人类学业务范围到底有多广?人类学家到底研究个啥?你脑子里那些“古怪”的问题是不是你想太多了?

古人类学家李相僖在加州大学开设人类学选修课,让人类学从书本走向生活,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选修课之一。《想太多的人类学家》一书汇聚了李相僖选修课的精华,通过22个有趣的人类学故事,为我们科普人类学知识。

去掉现代文明这层滤镜,这本书用人类学视角来看待今天的两性关系、家庭结构以及社会文化等,解答你脑子里那些“古怪”的问题。这里就说说人类母亲,动物界最难的母亲。

孕育生命,成为母亲,对大多数女性来说,是一件令人欣喜却又充满艰辛的事情。在医学尚不发达的年代,女性分娩等于是在走鬼门关。今天,孕妇分娩死亡率已经大幅降低,但分娩的苦与痛也是难以想象的,而生育过后给身体带来的损伤几乎也是不可逆的。这种苦痛是独属于人类母亲的,对大多数的动物母亲来说,分娩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跟母鸡下蛋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大多数动物宝宝的头部比母体产道窄,所以动物生产时通常不会有太大困难。而人类为了获得更高的智力,头部进化地越来越大,这意味着在分娩时势必历经千辛万苦。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类选择了两足步行,两足步行的方式解放了人的上半身,人类可以灵活地运用双手打造各种不同的器具;而膈有更多自由活动的空间,呼吸顺畅后,能更自在地发出声音,久而久之发展出语言。工具与语言的出现,为人类文化与文明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然而,若想平稳地直立步行,骨盆要越窄越好,这样双腿才能快速地前后移动,两足步行意味着人类母亲必须忍耐前所未有的苦痛,让大头的婴儿从狭窄的产道生出。

为了顺利生下头部比产道更宽的婴儿,怀孕女性体内会分泌“松弛素”荷尔蒙, 让全身的关节和韧带变得松弛柔软,使骨盆可以容许更宽的东西通过。而在生产结束后,松开的骨盆也无法百分之百恢复成原来的状态,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觉得生完孩子后穿衣服不如以前漂亮。体重虽能回到怀孕前的水准,但身材体态的变化却无可避免,对生过数胎、骨盆反复开关的女性而言,这甚至是永远无法恢复的伤痛。

人类分娩的复杂和艰难,意味着母亲很难一个人完成整个过程,这就需要依赖他人的帮助。对于文明的演进来说,这反而一件好事,因为这注定了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需要他人的协助,而协助也恰恰是社会化的开始。

当我们回溯人类进化史时,可以发现,人类母亲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是她们用分娩的苦与痛换来文明的前进。而对男性来说,在成为父亲这条路上,往往是后知后觉的,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和成长,不过生理的进化与后天的文化都在帮助男性尽快适应父亲的角色。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