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从一个平常的下午开始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李峥嵘
  • 2018-09-20 17:53

《你看到的不是我看到的——亲子阅读中的秘密》,李峥嵘、于光著,辽宁美术出版社2018年6月第1版。

    我把和孩子一起阅读、教养孩子的过程,视为自我滋养的过程,让我体会到生命的丰盛和自在,尽量不把我对这个世界的焦虑转移到他的身上,尽量学会接受他缓慢的甚至随意的成长的脚步。

    如同那个平常的下午,当我们躺在草坪上仰望天空的时候,在我们一百米处,有一个小小的人工池塘。水中央,人工刻意种植的水生植物奄奄一息,但是有一些不知道从哪里被小鸟和风带来的野草的种子,却长得葳蕤茂盛。

    那是一个平常的下午,没有任何的特别。孩子在小区的院子里奔跑。他就像是会行走的植物,只要有阳光、水和空气就能够进行光合作用,似乎永远有使不完的能量。突然他停下来,躺倒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当时我坐在草坪边上的长椅上看书。看他久久凝视天空,我心有所动,走到他身边,也像他一样躺下来。

    我们头并着头,他的小脚丫搁在我的肚子上,小声说:“妈妈,树上有好多窗帘。”

    和他同一视角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我从来不曾留意过的景象:高大的槐树和梧桐的枝叶相交织成一个绿色的网络。闪耀的斑点,细细的光线,瞬息万变又似乎凝聚不动。蓝天中的白云就在这枝叶之间悄然变了模样。凝视的时间长了,会产生一种幻觉,似乎漂浮在虚空,而头顶的天空变成了大地。我突然领悟到:30多年来,我只是在埋头赶路,从来不停下来、抬头看一看那空无所有又包罗万象的树顶。

    那天下午,我本来是在阅读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1907-1964)的《惊奇之心》,她在书中写道:“倘若我对仙女有影响力,我会恳求她赐予世界上每个孩子惊奇之心,而且终其一生都无法被摧毁,能够永远有效地对抗以后岁月中的倦怠和幻灭,摆脱一切虚伪的表象,不至于远离我们内心的力量源泉。”而我的孩子,直接用躺倒在大地的怀抱告诉我,什么叫《惊奇之心》。

    从孩子两岁半开始,我给他念故事,开始是为了打发时间,当成睡前催眠。但是,当他用稚嫩的语言和我交流,我认识到和孩子共同阅读的时光,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蹲下来甚至躺下来,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比如说,在阅读故事的时候,我更关注故事情节和主要人物的矛盾冲突,而孩子常常会留意到那些被我忽视的细节和不引人注目的小人物。比如在《动物乌托邦》,我跟他讨论主人公小兔子和狐狸,而他更关注一闪而过的小配角,那些穿着整齐划一的西装、叼着冰棍儿的仓鼠。他说:“仓鼠似乎都一样,其实每个人动作不一样,就像我的同学穿着一样的校服,背着一样的书包,排着队从学校出来,其实我们还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假装和他们一样。”

    再比如,我们阅读了很多关于熊的故事。他认为,帕丁顿熊是真实存在的,而维尼熊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帕丁顿熊住在伦敦,伦敦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身边的人也都是真实的,而维尼熊住在虚构的百亩林,那里面的人物也都是虚构的。——这种观点反映了五六岁孩子对真假的认知。

    再长大一些,我们一起阅读历史书籍,我会给他讲战争风云诡谲和朝代更迭变迁。我更关注一个人在大时代里的潮起潮落。而他更多注意到技术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对历史的影响,例如,马克沁重机枪如何改变了战争格局。

    我们一起阅读的时候,我有时候就像是在沉睡的森林里被一种魔法唤醒,重新想起我是怎么长大的。当我给他念图画书的时候,我想我的第一本书:我5岁的时候,父亲出门散步,在地摊上用一毛钱买来一本《少年文艺》。那是一本二手书,却被我视如珍宝,开启我的文艺之窗。书里很多字我都不认识,连滚带爬、连跳带猜读完那本书,就好像看了一场魔法表演,一些简单的字组合在一起,却能够呈现万千世界。

    我也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害羞胆怯,身体不好,体育不佳,无法积极融入其他孩子的玩耍中,只能埋头在书本里。10岁的时候第一次给别的同学讲故事,吓得腿脚发软。因为故事的神奇魔力,让我赢得了同学们的喜爱。给别人讲故事也成了我自信的来源。在给我的孩子念故事书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坐上了时光机,重返我的童年,唤醒那些被埋藏已久的记忆,重新审视我是如何成长的,修复童年的创伤。

    在过去的10年里,我和孩子一起读书,开始我给他念,后来他也给我念;开始我们照着书本讲,后来我们丢开书本自己发挥。10年后,我们共同完成了一本书《你看到的不是我看到的——亲子阅读中的秘密》。

    (作者系《北京晚报》主任编辑,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亲子阅读专家)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