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平行世界之谜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黄 海
  • 2018-11-14 10:27


    《佩姬苏要出嫁》,是1990年的轰动电影,是《教父》的大导演法兰西斯柯波拉的唯美幻想(轻科幻)爱情作品。只要你去看了就一定能留下美好记忆,悲喜交集,让人低回不已。43岁的佩姬苏濒临离婚边缘,丈夫查理背叛了多年的夫妻情分,另结新欢。佩姬苏参加高中同学会时,神奇地坠入时光隧道,重返高三毕业前的日子,影片在狂欢中营造了感人故事。2004的电影《蝴蝶效应》,却是严肃而忧郁的不同故事,同样是人生选择的不同遭遇。

    英国著名诗人弗罗斯特的诗作《未选择的道路》,思考了在人生关键时刻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奇妙境遇。

    在大陆被誉为台湾童书皇后的管家琪,最近出版《小雨的选择》,这也提醒我,轻科幻,或带有奇幻式的文学作品,更无惧于时间淘洗而能历久弥新,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等诸多奇幻作品即是明证。

    科幻奇幻同姓“幻”,科幻比奇幻烧脑难下咽。轻科幻、软科幻或泛科幻(奇幻),反而带来大量读者 。

    1957年,美国著名的量子物理学家休·埃弗莱特三世(Hugh Everett III)提出“多世界”理论。指出每一次选择,世界就分裂为二,无数个选择也产生了无数的自己活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根据菲利浦·K·迪克的小说改编的美国电视影集《高堡奇人》,就是讲在另一个世界,也许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是战胜国了。

    要理解为什么“选择”衍生了平行世界,就要追究到一般人难以理解的量子力学。但是……“我想我可以有把握地讲,没有人可以懂得量子力学!”著名的科学天才、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费曼1964年讲的这句话,一直是广为流传的名言。

    量子力学原是为了要解释原子稳定性而被逼出来的理论。我引用最简单的概念性说法:

    前面两扇门,一个人要冲进屋内,是同时从两扇门进去的。

    这个绝对与我们日常生活的直观不同。我们如何用自己平凡的脑袋去理解“一人同时进两门”的说法呢?

    说得通俗一点:在量子世界的你,是存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分身。总之,不管你是否撞得头破血流,就是要先进了门,接受它。

    硬要想破脑袋的话,说不定会像电影《美丽境界》的主角约翰·纳什一样,在他绞尽脑汁思考量子力学在数学上的满意解释——所谓隐变数理论,纳什自述,认为他自己“走过头了,心理不稳定,这项研究诱发精神病的发作。”

    约翰·纳什是数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烧坏了脑袋。那我们平凡人呢?只能接受专家说法。物理学中著名的双缝实验,可以用来说明这个怪异的认知。

    使用仪器枪向前面两条狭缝发射粒子,发现粒子同时穿过两条缝隙,又可能两条都未穿过,或者只穿过其中任一条,所有这些可能性都“叠加”一起了,而且粒子在墙面产生波形图。

    粒子与波,竟然同时并存,有如一件衣服,既是黑的,也是白的。

    那么,前面说的“一人同时进两门”,就容易理解了。

    再下来,实验发射粒子时,如果加以观测,粒子便只会进入其中一条狭缝。

    “观测”的行为,竟然影响“被观测者”,这是量子力学的诡异之处。

    “双缝实验”被评为十大经典物理实验。费曼认为,这个实验是量子力学的核心,包括了量子力学最深刻的奥秘。

    村上春树的小说《世界末日与冷醒异境》,就是主角分别置身两个不同世界发生的故事;电影《蝴蝶效应》讲的是人生关卡中不同的选择造就不同的遭遇;美国电视影集《苏醒》讲的是主角车祸醒来,苏醒于两个不同世界,一个世界是妻子活下来儿子死了,另一个世界是妻子死了儿子活着;管家琪《小雨的选择》要你去“选择”理解这个埋伏着很多机巧的故事,一个小雨,可能并存于两个世界,有着不同样貌和命运。最终“人生的遭遇是不同选择的结果。”

    双缝实验可以解释为:一个人同时进两门。在《小雨的选择》中,那本日记便代表了双缝实验,展现人生不同的可能性。小雨的理智与情感奋战之后,理智得胜,而选择只进入其中一个门,这即是双缝实验中加以观测的结果——粒子只进其中一条缝。

    (作者系台湾著名科幻作家)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