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康:一个特色鲜明的科幻作家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姚海军
  • 2018-09-11 09:48

《王晋康科幻精选集》包含《新安魂曲》、《转生的巨人》、《命运链》《追杀K星人》《爱因斯坦密件》五部,共收录80余篇王晋康中短篇科幻小说,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

科幻小说最积极的意义之一,是能够使读者明了人类即将面临的选择。科幻作家喜欢在一个个具有特别意义的选择点上,铺陈故事,展现一条条未来之路,并表达他们对选择的企盼与隐忧。

对整个人类种族命运的关注赋予科幻小说以厚重感,而这种厚重却是中国科幻长期缺乏的。王晋康作为作家提出“核心科幻”的概念(认为以哲理性思考为重点的作品是科幻小说的两大核心之一)表明,他对科幻现状以及自己的创作方向有着准确地把握。现实的回报是,王晋康成了一个有鲜明特色的科幻作家,一个广受读者欢迎与推崇的科幻作家。

王晋康的人生履历有着“文革”一代人共同的曲折。虽然大学期间就喜欢舞文弄墨,但王晋康的科幻创作却可谓大器晚成,他科幻之路的开端颇具传奇色彩。在取得了初步的成功后,1994 年某日的《中国石油报》发表了一条题为《十龄童无意间“逼迫”父亲,老爸爸竟成了科幻“新星”》的新闻,道出了王晋康如何在儿子的“逼迫”下创作出他的第一篇科幻小说《亚当回归》的有趣过程。出人意料的是,这篇带有强烈偶然性的作品不仅改变了作者后来的生命轨迹,也改变了中国科幻的面貌。从此,一个新时代——王晋康独领风骚的时代便开始了。“王晋康时代”这种提法也许会引起争议,但不可争议的事实是:从1993年初登科幻文坛到1999年宣布不再参加银河奖评奖,王晋康创造了连续 6 年蝉联银河奖的辉煌纪录,但仅仅一年后,王晋康就在读者和编辑的“压力”下,重回银河奖。在 2014年的第 25 届银河奖颁奖典礼上,王晋康第 18 次捧起了中国科幻银河奖奖杯。

王晋康的创作特色在他的处女作《亚当回归》中就已经有了充分的表现,最明显的是人类社会被高科技催化变异所导致的伦理道德上的新旧冲突。在这个故事中,王亚当,一个 200 年前的宇宙探险家,如同实验室中的一只小白鼠一样被作者置于传统人类已经被新智人取代的未来。迷惘、困惑,甚至反抗,新旧交替的所有矛盾都汇集于王亚当一身,作者所要表达的哲学思辨由此顺理成章地展开。对待技术超速发展的问题,王晋康的心态是矛盾的。这体现在王亚当最终的选择,以及在这个选择过程中所流露出的无奈上。作为最后一个自然人,王亚当顺应了历史的潮流,但同时他却不得不放弃作为一个我们所理解的人应该拥有的快乐。生命的意义在这里受到了严重质疑。这种矛盾在后来的《义犬》(1996)以及《生命之歌》(1995)等多篇作品中得到了印证。

与《亚当回归》一样,《义犬》和《生命之歌》的核心内容实质上都是新人类对旧人类的取代:人类用自身的智慧在本体上孵化更具优势的新人类,然后科学家们便不得不面临两难的抉择。在《义犬》中,新人与旧人的冲突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因而作者在结尾不得不利用主人已经形消影散的外星智慧飞船,使新人与旧人捐弃前嫌,以逃避选择的困境。但另一方面,跨越浩瀚星空苦苦寻觅主人的“义犬”的出现,却暗示了作者达观的选择。

在《生命之歌》中,王晋康的选择与《亚当回归》截然相反。这一次,他终于完全站在了旧人类的立场上,让他的主人公毁灭了新人类“先祖”,在幻想的世界中,为我们争取了一二百年的时间。

《生命之歌》当数王晋康最好的作品之一。它的成功除了在于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以及主人公牵动心弦的抉择外,还在于它令人炫目的具有开拓性的科幻内核和对生命本质的思考。

2000年以后,王晋康又创作出《替天行道》等一系列佳作。在这些作品中,王晋康以科幻作家特有的使命感对我们的国家所面临的现实给予了深切地关注。

最近几年,王晋康的创作重点转移到了长篇创作上,相继出版了《逃出母宇宙》等多部长篇力作。

丰富的人生经历给了王晋康无尽的生活感悟,同时也使他的作品带上了几分苍凉、几分凝重。在我国的科幻作者群落普遍比较年轻的背景下,王晋康因而显得与众不同,他似乎是另一个纪元遗存下来的恐龙,正以他独有的优势和新生代一起构筑着中国科幻的根基。

(作者系《科幻世界》主编)


  • TEL:010-58884117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