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生物的一大悲剧”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尹传红
  • 2020-06-21 13:39


《老鼠、虱子和历史: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美]汉斯·辛瑟尔著,谢桥 康睿超译,重庆出版社2019年12月第1版。


刀剑、长矛、弓箭、机关枪,甚至是烈性炸药,对一个民族的命运所造成的影响,都远远不及传播伤寒的体虱、传播鼠疫的跳蚤和传播黄热病的蚊子。文明的滚滚车轮,因造成疟疾的疟原虫而退步不前;全副武装的军队,在被霍乱弧菌引起霍乱或痢疾后,抑或被伤寒杆菌感染后,变成了一群乌合之众;舌蝇翅膀上所携带的锥体虫,致使大片的土地尸横遍野;一代又一代的人,都曾饱受梅毒之苦。战争、征服以及伴随我们称之为“文明”而来的群居生活,只不过为更大的人类悲剧创造了条件。

1935年,上面这一段精彩的论述出现在汉斯·辛瑟尔(Hans?Zinsser,1878-1940)的一本以疾病为主角的“传记”中。这位美国著名的细菌学家和免疫学家一生饱读诗书,精通文学、历史和哲学,是少数几个原来接受古典主义教育,之后转而从事科学和医学研究的学者之一,亦是从作家中涌现出的一位具有科学底蕴的人文主义者。多年专注于传染病的研究,历经临床和实验的推演,辛瑟尔“越来越为传染病给国家和民族命运所带来的灾难,给文明的兴起和衰落所带来的巨变而动容”,而这,正是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所几乎完全忽略的。

《老鼠、虱子和历史: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一出版便广受好评。它从生物学和历史学的角度,讲述了人类的主要敌人传染病从古代到20世纪的变迁史。特别以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斑疹伤寒为例,详细阐释了传染病的发生机制、传播途径和流变历史,演绎了病毒从昆虫传到其他动物,最后传到人类身上的曲折过程。

在辛瑟尔笔下,疾病并非反常现象,传染病仅仅代表着一种活的有机体为了生存下来所作出的尝试,而寄生现象是一种普遍现象。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入侵身体的病原体实属异物;而从病原体的角度来看,其猖狂行径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这种被称为感染的寄生形式,与动物和植物一样古老。

在医学与传染病的斗争中,人类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发现在流行病间歇期间,潜在的疾病介质可以潜伏在人类、家养动物以及昆虫等载体上。辛瑟尔指出,在历史上,新疾病的来源主要有两个:其一,通过人与寄生生物之间相互的逐渐适应,已经存在于人类身上的寄生现象发生了改变;其二,通过与之前所未曾接触过的相关动物和昆虫接触,人类遭到了动物世界中现存寄生生物的入侵。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成功地控制一种流行病,可能会影响虽然更为残酷,但却更为长久有效的疾病进化进程,即大自然逐渐使一个群体具有免疫能力的过程。

以当今学界的视野来看,辛瑟尔在这部具有开创性的著作中所阐释的一些观点颇有先见之明。例如,他预见到当代基因组学方法的研究,重点是强调病原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化时,病原体的毒性会不断发生变化。难能可贵的是,80多年前的他对现代分子生物学了解有限,然而他在描述斑疹伤寒历史时所使用的演化论方法,却符合当代演化生物学、生态学和环境学的理论。

在新冠疫情仍然牵动人心的今天,回望并比照一下辛瑟尔书中的若干发问,亦不无教益:经典的欧洲斑疹伤寒病毒是否会不时地从老鼠那里得到更新,从而得以延续?或者它是否已经彻底并永久地在人类身上扎下了根基,并在流行病间歇期间,通过少量的人-虱子-人传染病例或所谓的人类携带者继续传播?就像隐形动物感染的情况一样,这些携带者会长期保有该病毒,虽然携带者表面上看起来已经痊愈了。

作为研究斑疹伤寒的权威,辛瑟尔成功地研制出了斑疹伤寒疫苗。他对传染病的本质特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在他看来,传染病是生物的一大悲剧,是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生存斗争。……无情的战争,就这样无休止地进行着,没有手下留情,也不会握手言和,俨然是物种之间敌对的民族主义。大自然似乎有意让她的创造物以彼此为食。地球上的生物都处在无穷无尽的寄生链之中,归根结底,人类也可以被定义为依赖于植物的寄生虫。

《老鼠、虱子和历史: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是辛瑟尔利用实验室和野外斑疹伤寒研究的闲暇时间写成的。他把这样的写作看作是工作之余的一种放松。在他眼中,传染病研究是少有的几种工作之一,从业者不仅可以从中获得兴奋感,还能够进行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真正冒险。

纵然医学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进步,传染病却并没有消失。别忘了辛瑟尔的警示:只要人类的愚蠢和残暴给它一个机会,它就会乘虚而入,重整旗鼓。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