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严济慈写居里夫人想到的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金 涛
  • 2021-03-02 10:37

往事漫忆





    前几天,收到严济慈先生的孙女严慧英女士的微信,告诉我今年是严老诞辰120周年,她热情邀我出席相关座谈会,希望我能在会上发言。考虑再三,我还是婉谢了。后来,又收到严慧英送来座谈会的文件,拜读了与会者的发言,获益匪浅。这里,我想补充一点,回顾严老漫长的科学生涯,除了论及他的科学探索和教书育人,培养了大批科技英才的功绩,也要看到这位大科学家对普及科学作出的巨大贡献。

    我的手头有一本严老当年赠送的《居里和居里夫人》(1991年3月12日),就从这本小册子谈起吧。

    在《居里和居里夫人》中,我们可以读到这样一些珍贵的细节,凸显了严济慈与居里夫妇不同凡响的缘份。

    1923年冬,严济慈到巴黎大学留学,一年后,他以超凡的优异成绩毕业,获得数理学硕士学位。随即,著名物理学家夏尔·法布里教授收他当自己的研究生,给严济慈指定的博士论文题目——精确测定石英在电场下的形变,竟然和比埃尔·居里及他的哥哥雅克·居里共同研究的课题有关,即测定居里兄弟发现的压电效应反现象的系数。据严济慈说,在1927年以前,居里、伦琴等几位科学家都只能测出正现象,即石英受压后产生的电量;至于反现象,比埃尔·居里只能通过试验证明它的存在,而无法测定其数据。1927年6月,严济慈以其博士论文《石英在电场下的形变和光学特性变化》攻克了这一难关,并获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值得一提的是,严济慈的导师夏尔·法布里教授在法国科学院的周会上破例地宣读了这篇论文,以此开始他的院士生涯。这在科学史上也是不多的,可见他对严济慈的高度评价。

    如果说,严济慈与比埃尔·居里之间还仅限于间接的关系,那么他与居里夫人的接触就更加频繁,受益甚多。例如,严老回忆:“1925年下半年,我做博士论文时,曾到居里夫人的实验室,向她借用比埃尔·居里早年用过的石英晶体片”。居里夫人友好地接待了他,与他进行了长时间交谈。

    1927年秋,严济慈离开巴黎回国前,曾向居里夫人推荐正在法国留学的郑大章到她的实验室工作。郑大章1933年获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为北平研究院镭学研究所主要的科学家之一。

    1928年底,严济慈再度赴法,其间曾经到居里夫人的实验室工作,刚好居里夫人买到一台显微光度镜,即让严济慈安装调试,并做了测量工作。

    1930年底,严济慈第二次离开巴黎回国前,居里夫人向他表示,愿意送给他一些放射性氯化铅,以支持在中国开展放射性研究工作。1931年,严济慈筹建北平研究院镭学研究所,写信向居里夫人求教,居里夫人回信给予热情指导,并希望它“旗开得胜,并逐步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镭学研究所”。

    1936年,严济慈写信给约里奥·居里,推荐钟盛标到他的实验室工作。

    1937年5月,严济慈第三次赴法,将钱三强推荐给居里夫人的女儿伊莱娜·居里,做她的研究生。

    国内外出版的居里夫人的传记很多,但是像严老写的这本传记,作者与传主同为著名科学家,过从甚密,很是罕见。这也是我很看重这本大科学家写的科普著作的缘故。由此,我也借题发挥几句闲话:希望出版界注重科普出版的同时,也要适当地整理、出版国内外一些大科学家的普及读物。据我有限的见闻,严老也有科普大作,如《几何证题法》《何为放射物》《论公分公分公分》《我在你们的眼睛里确实是倒立的》等,将这些作品包括《居里和居里夫人》略加注释,结集出版,估计仍然是很有价值的。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