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往事,望来者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江晓原
  • 2019-10-09 14:25

沈敏带领学生在有机农场开展科技活动。

沈敏最初作为上海师范大学的中小学教育实验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我有了工作联系,后来她萌生了到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来攻读博士学位的念头,受到领导鼓励,她就真的在2003年考进来了,开始认真攻读科学技术史专业的博士学位,数年后她顺利毕业,成为科学技术史博士。

这个博士学位,沈敏是在职攻读的,考进来的这年她又出任了日新实验学校的校长,单位里的工作她也不能耽误。因此在确定学位论文题目时,她很自然地想到要设法和她在从事的实际工作有所结合——这样既能让自己的工作经验和资源对论文的写作提供便利,也能让写作论文所需要进行的研究对自己的工作产生间接甚至直接的帮助,一举两得,实属聪明而务实的选择。于是最后选定了《中国近代小学科学教育研究》这个题目。

沈敏将她的考察时间限定在1902~1937年,1902年《壬寅学制》颁布,这个标志性事件可以视为国内科学教育的发端;1937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不得不全面进入战时体制。而沈敏打算研究的是“常态下中国的小学科学教育”,所以为自己的论述设立这样的年限是合理的。

“小学科学教育”这样的教育科目,在中国传统教育体系中并不存在,因此完全是从西方移植进来的。在沈敏论述的这段时期,中国基本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已经逐渐成型的科学教育体系的移植,当然中国人也很快开始了科学教育的本土化进程。沈敏详细考证和论述了小学科学教育移植和本土化的过程和内容,包括学制、教材、教具、教学形式、教学理念等各个方面。沈敏的考察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而且还深入追溯了西方的来源。引进移植之后,中国的小学科学教育很快完成了本土化的过程。沈敏考察了这个本土化的过程,并分析了快速完成本土化背后的各种原因。

在沈敏之前,虽然前贤也在一些著作的章节中涉及过民国小学科学教育的有关问题,但像沈敏这样全面深入研究这个主题的专著则尚未有过。

沈敏的这本书,表面上看似乎只是让读者“知往事”,但我们应该知道,“知往事”是为了“望来者”,研究历史是为今天和明天服务的。

这种服务,至少可以包括两个层面。

第一,是直接的借鉴。比如近年有些出版社以重印“民国教材”为号召,将旧日的教材再次出版,这一方面满足了某些人士的怀旧心理,甚至满足了某种对“民国范”的时尚追逐,另一方面也确实偶尔有即使在今天仍然值得直接借鉴的内容。比如海豚出版社重印的《民国童子军独立生存手册》(上下册),据说颇受欢迎,其中就有一些活动确实是今天少年儿童的夏令营、冬令营之类的活动可以借鉴的。顺便一提,这两册书中就有不少小学科学教育的内容。童子军活动当然也是从西方移植过来的,但这两册《民国童子军独立生存手册》也是中国作者编写的,它们应该也属于本土化过程中的产物。

第二种,不那么直接,但更有深度。回顾历史,是为当下和今后工作的改进。这马上就可以延伸到更具思想张力的层面。今天,中国已经开始了崛起的过程,这次崛起也被一些人不无惊恐地看作是中国追求自己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伟大时代的重现。在这次崛起中,昔日的移植和初步本土化都将不再满足我们的需要,我们将融合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西方的已有成果,创造出属于中国自己的、比西方更为先进的教育体系和方法。

沈敏身任实验学校校长,正在教育的第一线工作,一个处在这种状态下的人,居然考入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来读“科学技术史”这样一个通常认为和教育没有什么关系的专业,真是别具只眼,这或许暗示着她可能会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如今,她领导的日新实验学校,正处在革新中国教育体系的最前沿,知往事,望来者,我和交大科学史系的师生们,对沈校长有厚望焉。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首任院长。这是作者为沈敏著、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代小学科学教育研究》一书所撰写的序言)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