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何以获得众多粉丝追捧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赵新伟
  • 2020-05-30 10:09

2020年2月引爆网络的肖战事件让整个偶像产业再次陷入粉丝与偶像关系的思考。当依赖粉丝经济的真人偶像产业越来越容易陷入危机,部分从业者已在开拓虚拟偶像市场。

广义上的虚拟偶像,指的是用数字形式呈现的艺人。说道虚拟偶像,不得不从二次元文化开始讲起,20世纪80年代后,二次元文化从日本进入到国内后得到了长足发展。

二次元是指由动画、漫画、游戏、小说组成的二维平面虚拟世界。二次元用户对未来的探究充满着乌托邦色彩,而对自我的探究又激发起生活的热情。这些构成了二次元文化重要的精神内核。

据艾媒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3.32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人。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随着二次元文化的泛化发展,用户规模将持续增长。与此同时,其主力用户群体Z世代(Z世代是美国及欧洲的流行用语,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受到即时通讯、短讯、MP3、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科技产品影响很大的一代人)经济逐渐独立,消费能力随之增加,二次元产业的商业价值不断被抬升。

受益于社会科技进步,虚拟现实技术与二次元文化也催生了虚拟偶像的发展,虚拟偶像的诞生正逐渐改变传统人们对偶像的认知。2007年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的出现,很快引爆了粉丝经济效应。

2019年11月,环球网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初音未来”的全球粉丝量已超过6亿。2015年,“初音未来”首度来到中国举办演唱会,创下VIP门票两秒售罄、全部门票8秒售罄的佳绩。2017年,“初音未来”连续第三年举办中国演唱会,现场开放官方限定商品售卖,总销售额高达160万。“初音未来”带来的经济效益不仅仅是演出的门票销售,还代言了包括游戏、时装、汽车、生活用品等多个领域的众多知名品牌。2015 年,索尼邀请”初音未来”代言发售订制款耳机 MDR-1A;2016年,联合利华旗下的力士在日本找来了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和好莱坞女星斯嘉丽·约翰逊一起拍摄广告;2017年,小米手机和”初音未来”一起合作,推出红米Note 4X“初音未来”限量版;2017年8月,盛大游戏公布“初音未来”为新推手游“神无月”的全次元形象代言人,其中仅在游戏领域,“初音未来”每年就实现上亿美元的盈利。

2018年11月4日,日本宅男近藤显彦宣布,与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结婚并举行婚礼,绝大部分人都无法认同近藤显彦与一个虚拟人物结婚的这一行为,包括他的母亲都不支持,这一疯狂的举动轰动全球。但出人意料的是,“初音未来”的众多粉丝也纷纷对他们的婚姻表示支持,并为此绘制了很多可爱的漫画作品。

在津津有味地谈论此事时,也不妨回忆一下我们是否也有类似的经历,例如,年少看《机器猫》时就希望自己也拥有一个无所不能的机器猫,甚至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它就可以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女孩子们看了《花仙子》就想自己也拥有一个可以随时变化出各种形态的美丽胸针。长大一些后,我们通过阅读了更多的文学作品后,有了更多行侠仗义、改变世界、穿越未来的梦想。这些梦想始终陪伴着我们成长过程,明知无法实现,但还甘之如饴。虚拟现实技术使只存在想象中的完美形象,在现实生活中体现出来,给与人们在现实中无法给予的心灵抚慰。

近几年,国内的国产虚拟偶像发展迅速,如洛天依(国内虚拟歌姬的代表)、叶修(网游小说 “国民级”IP)、琥珀虚颜(“AI虚拟生命”代言人)、MOMO酱(横空出世的抖音红人)、虚拟珑娘(新一代电竞女神)、安菟(国内首个虚拟偶像团体)在快速吸引大众追捧和关注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改变着消费者对传统偶像的认知。

对比传统偶像,虚拟偶像可以融合各方面优点于一身,不同角色的可塑性更丰富,没有丑闻、不会和经纪公司冲突等方面远远优于传统的偶像。在当下,一些人一味追求物质生活而忽略精神生活,这时出现的虚拟偶像无疑就更符合大众的口味,这也是为什么虚拟偶像从诞生之初就可以快速获取众多粉丝追捧的秘诀所在。

(作者系北京东方汇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人工智能项目部经理)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