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的水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秦延安
  • 2021-02-24 14:49



    秦风物语

    一场雨,让巍峨耸立的秦岭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水润山川,大地开河。那烟雾缭绕水汽氤氲之下的淙淙雨水,用自己的琼浆玉液喂养着大山。吞噬不下的雨水便像慌乱的兔子,满山乱窜。它们沿着山脊,顺着山谷,最终汇成洪流。

    南来北去,北来南去。在亿万年的冲刷行进中,秦岭两边顺势而下的河水,便走出了自己不同的道路。虽然它们同源秦岭,终向大海,但南北地界的差异,气候的不同,却让它们产生了不同的性格,于是便有了汉江、渭河,还有长江、黄河。

    雨养育了秦岭万物,秦岭也滋生了万千河流。暴雨离去,水也乖巧起来,秦岭就把它当作女儿似地宠起来。不甘于大山寂寞的涓涓溪流,便喷涌而出,“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流在山涧,养在深潭,均是一汪一汪的,俊俏妩媚仿若大家闺秀,即使偶尔会有嘻嘻哈哈,那也是玲珑剔透地清翠,叮叮当当地作响。

    水到山外,便如脱笼的鸟儿,随着“眼界”的开阔,性子也野了起来。没有草木的羁绊,少了山石的阻隔,水面愈加宽泛,水流更为顺畅。当然,初出山口这水流也不会过于张扬,毕竟是秦岭培育出来的,自不能失了大家风范。水顺着河,一湾一湾,绕着村一圈一圈,犹如模特走步,一扭一扭,婀娜多姿。河草扒着河岸,树木驻足河畔,它们都想以河作镜梳洗装扮。没那么多讲究的游鱼、虾蟹,干脆以河当家,在水里自由穿梭。河两岸是肥沃的农田,长满了各种庄稼。水流的丰富,让秦岭每一个峪口都有一片稻田。“稻花香里说丰年”,那是多少农人的梦。

    天一晴朗,河水清澈地能数见游鱼的个数。村里的女人们,便提笼端盆相约去河里洗衣裳。找一块河石,脱了鞋袜,女人们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谈论家常里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所有的污垢都被流水带走,所有的乡事都被河水珍藏。夏日太阳高照,河道里天然形成的水潭,便成为小孩子的乐园,他们扒着河石,寻找螃蟹的藏身之处。大家以毛巾为鱼网,围追堵截游鱼。鱼儿没抓到,却把河水弄成一团乱。困了累了,便躺在河床上,任由河水洗涤。那种清凉快意,比吃了冰棒还舒畅。

    我一直认为,河流下面还是河流。虽然,河床之下的世界自己根本看不到,但却坚信,那下面的水一直在流动,因为我从自家水井里品尝到了秦岭大山的滋味,那种甘甜、清冽,深入心底。这些奔涌在地下的河流,由高往低,顺势流淌,丰富着秦岭脚下无数村庄的烟火日常。

    秦岭的水,不仅流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也流在历史的长河里。八水绕长安,不仅成就了秦皇汉武大唐盛世,也奠定了十三朝古都的厚重。当秦岭的水流潺弱时,当渭河再也载不动舟船时,那随水而去的岂止是一个国都的辉煌?人类择水而居,不仅因为河流能生养五谷,更因为人类永远离不开水。

    当水成为现代社会发展瓶颈时,当中国多个城市发生水危机时,更多的目光都投向了秦岭。无论是国家的南水北调中线,还是陕西的引汉济渭、引红济石、引乾济石、引湑济黑,秦岭优质的水都成为了首选。

    据统计,秦岭水资源储量220多亿立方米,约占黄河水量的三分之一、陕西水资源总量的一半,是陕西省最重要的水源涵养区。

    那一年,我曾顺着西安的水路,从西一直走到了东。在宝鸡、咸阳、西安、汉中、安康、商洛等大小城市中,我都看到秦岭的水,将一座座城市装扮得格外美丽。在秦岭七十二峪,在嘉陵江、汉江、丹江的源头区,我都邂逅了那一条条清流。它们洁白无暇,清澈见底,用自己的欢唱去滋养更多的生灵。而这些水分子,都离不开秦岭的哺育。

    城因水而兴盛,山因水而灵秀,水与人的关系就像鱼与水的关系一样紧密。秦岭不仅是一座父亲山,更是中国的“中央水塔”,那些蜿蜒在秦岭里的水,就如流淌在我们躯体里的血液,激荡着生命的高歌。

    (作者系中国散文协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协会员)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