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之火照两岸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黄海
  • 2019-03-21 16:41

      2017年11月,科幻星云奖嘉年华,我的科幻短篇《躁鬰宇宙》入围,到北京参加大会。11月17日,首届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幻创作研究基地年会,我应邀参加。11月18日在北京凤凰社举办两岸的科幻交流座谈,下午还有少儿科幻座谈,有些感触特别深刻。以下,是我想得起来的内容重点和补充。

    2018是“科幻二百年”,科学普及出版社打算出书纪念,王卫英女士邀我提供一套书出版。所谓科幻二百年,是从玛利·雪莱1818年出版《科学怪人》算起,为何不从1516年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算起,这是因为科幻的本质在于必须含有一定的科技含量,科幻与主流文学及儿童文学,有着难以说清的关系,这个思维探索可以作为写作科幻论文之题目或参考。全世界的官方都未支持科幻,但是中国内地有科普这个领域──科幻附挂在科普里面,由于科普支持科幻,中国内地的官方也间接支持了科幻。

    台湾的科幻是发源于主流文学,台湾科普不纳入科幻,缺少硬科幻土壤,台湾发展的是以软科幻为主,只有极少作品是硬科幻,因此刘慈欣要是生长在台湾也无法获得适当发展。郝景芳的小说最近顺利在台出版,因为她的《北京折叠》是反乌托邦小说,靠近文学。我的一部分的硬科幻,如《银河迷航记》在内地广为传播,《地球逃亡》甚至有电影公司有意向拍摄电影,这是1988年台湾的得奖作品,1992年安徽少儿社出版;与我接洽的龚格尔先生,来自北京的郭帆电影工作室,拍摄《流浪地球》的那一家,他们在谨慎前行。《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曾经引用日本学者的话说:“有西游记的中国,一定会产生伟大的科幻作品。”从《西游记》这部作品来说,它是大人的小说,也是孩子的小说,老少皆宜的小说,《西游记》是伟大的幻想小说。科幻追求的目标应该就是这个点:经典。

    台湾的科幻小说发源于传统文学媒体,也就是科幻小说的发表或出版必须看传统(主流)文学脸色,必须由文学主编来决定是否符合文学规律,才有机会发表。台湾的时报科幻奖、张系国科幻奖、幼狮文艺科幻奖、倪匡科幻奖的设立,科幻作品几度掀起浪潮,中国内地的韩松、姜云生、丁丁虫都曾抱得首奖二奖,属于软科幻。2010年停办倪匡科幻奖,台湾科幻逐渐失焦褪色。当年叶李华在学术和创作上的推广,与北京的吴岩刚好两岸遥相呼应,各展所长,令人兴奋不已。两位教授,年龄相若,但叶李华致力科幻前后二十年,最终无力支撑而放手。

    我的科幻创作一直与儿童文学有着亲密交会。文学孤鸟,科幻长征几十年,科幻也伴随了永不消逝的童心。

    刘慈欣2014年底随着北京儿童文学团访台,是由台湾的“中国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安排,巧合的是:1992年我到北京访问,也是台湾这个团体组队,我随台湾的儿童文学访问团前往,临时脱队拜见了郑文光先生,并欢喜餐叙,郑夫人和叶冰如作陪。那时吴岩老师的科幻教学才刚上路,来酒店送我一本中文科幻教材,内有我的《台湾科幻回顾》一文。两岸科幻文学发展,殊多不谋而合,刘慈欣获得的国家级文学奖是属于儿童文学项目,我也是以儿童文学的科幻童话获中山文艺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如我一再提起的,科幻与儿童文学如影随形。

    在中国内地科幻一片叫好声中,希望快速与世界接轨。刘慈欣前一阵的一次谈话说到“科幻小说难觅出路”值得注意。其实科幻小说在历史进程中走下坡,十几年前我就感觉到了,新创意的点子难找,好科幻可遇不可求。2003年叶李华主持的科幻研究中心举办的科幻学术会议,我提交了一篇论文《科幻小说往何处去》就是同样的概念。期待中国在21世纪中叶成为超强经济体,华文科幻发展为主流,科学与科幻同为世界瞩目。

    (作者系台湾元老级科幻作家,台湾唯一以科幻作品获得中山文艺奖的作家。作品曾改编电视剧、广播剧,选入国中小教科书;著有《冰冻地球》《纳米魔幻兵团》《地球逃亡》《歌丽美雅》等作品,多次获科幻星云奖)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