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主义、科学精神与幻创美学
  • 来源:科普时报
  • 2019-12-30 17:03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在前不久召开的何夕科幻作品研讨会上,发言伊始我道出了这句话。我想就从何夕作品开始,谈谈科幻的影视改编创作关键点和幻创美学,“清华科幻季”所做的工作以及对北京科幻产业的建议。

    

我和何夕的交往是在2016年,董仁威先生把何夕的《天年》推荐给我,我很受触动,当时就写了一首歌给何夕,歌中有“飞到时间尽头,清泪为我低垂;痛到宇宙深处,烈焰将我焚毁”的字句。像刘慈欣、王晋康、韩松老师一样,何夕的作品也有向外太空拓展的宏大叙事,充满科学精神,但是何夕尤重情感描写,在这一点上,何夕作品具有一种人文主义的传统,这是我很喜欢的。在何夕的作品里,像《爱别离》《六道众生》《光恋》等都把人类情感和星际级别的文明结合得很好,可谓言情科幻。

    

但是我跟何夕与董仁威先生讲,我不能因为科幻热就跑马圈地,耽误作者,我说到的一定要能做到,《天年》的设定我当时不能确定把握住。我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出来要拍科幻片,先要拍一部体量较小的言情科幻作品,再来改编硬科幻的具有宏大世界设定的作品。

    

2019年9月6日上映的12集科幻爱情剧《命悬一线的浪漫》,是我新做的一部作品,主线为青年男女相识相知相爱,重拾梦想;隐线为“控制他人情绪”芯片的实验真相,在讲述爱情的同时,也叙述科技的两面性,这一新颖独特的题材,为该剧增色不少。我编剧和导演的这部《命悬一线的浪漫》属于小投资自制剧,近日却登上了爱奇艺平台“最火热剧”,引发热议,连带我作词的片尾歌《这一天》和片头歌《星之召唤》也登上了QQ音乐排行榜前列。

    

做这剧有什么经验教训呢?首先选人很重要。这部青春励志的校园软科幻片的男一号是当年尚未火起来的李汶翰,该剧上映时,李汶翰已经以UNINE队长、新晋“青春有你”冠军、C位出道的正能量青年代表出道,主演自带流量,第一天就带来数千万的流量,这成功引起社会各界尤其是95后年轻人的追捧与热议,粉丝群体“礼物盒”虽然不断弹幕看不懂剧情,但是依然被主角的表现和剧情的驱动追剧到底,对科技的关注增加了。李汶翰主唱的《这一天》和《星之召唤》传播很广,流行起来,上了排行榜。观众到结尾依然大呼结束太快不过瘾。

    

青春爱情与科幻科技的内容契合以及平衡是剧本的亮点与难点,所以教训就是把握科幻的度很重要。该剧的终剪版虽然为了突出主角爱情故事,删减半人马阿尔法星座外星人控制地球这一硬科幻线索的内容到了几句台词的地步,而与中国古代神话《山海经》有关的内容完全不见,只在片首主题歌《星之召唤》中还有隐隐的暗示,这实际上是出品方为了照顾网剧观众主要为95甚至00后的年轻女观众而做的妥协,这种妥协某种程度上损害了故事完整性和“科幻美学”的世界观设定,好在后续的相关小说出版某种程度可以弥补一点这个遗憾。而成为一部软科幻的爱情甜剧也是可以接受的,只希望未来有机会拍摄续集从而展现一个宏大瑰丽的银河编年史。

    

通过与平台的合作,我真切体会到流量和收益的关系,了解到平台选片负责人对于低龄女性观众的重视和经纪人为了维护偶像形象对题材的控制,所以开这个会不仅要请作者、制作人,也要请院线和平台的人来参与,才能真正建立科幻影视制作发行游戏规则。

    

纵观我国百年的电影史,虽然神话志怪类电影一直存在,科幻电影则长期处于相对弱势和缺席的状态。截至2018年上半年,我国国产科幻电影占国内科幻电影整体票房的比例不足10%,神话志怪类影视与国际奇幻类影视作品相比,无论票房还是影响,都也不在一个量级上。可以说,在当下国内影视现实主义的创作仍然是主流。这与全球电影市场中科幻奇幻类作品占据票房顶部的情况有所不同。截至2018年底,全球电影票房排行前10的电影中,有7部为科幻类型的电影。值得注意的是,这7部科幻电影全部来自美国(如《阿凡达》27.88亿、《星球大战:原力觉醒》20.68亿、《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0.45亿)。

    

2019年就要过去了,今年与往年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科幻奇幻类影视作品层出不穷,影响空前。科幻电影市场在2018年全年总产值为209.05亿元,其中国产科幻片为33.707亿元。2019年上半年上映的影片产值已达172.339亿元,国产科幻片占68.565亿元。2018年,科幻影视/网络影视作品上映共49部。2019年至今,科幻影视/网络影视作品上映已达34部。今年上半年《流浪地球》等国产科幻片的横空出世,在产业份额上挑战了好莱坞的票房统治地位,科幻电影的整体票房增速也大幅跃升。年中的《上海堡垒》虽然票房不佳,但科幻话题依然引起社会热议,清华系投资制作的科幻剧集《命悬一线的浪漫》形成了科幻话题和流量明星合作的新模式。(上)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