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过时的“四菜一汤”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单守庆
  • 2020-10-22 18:42

2013年9月7日,在北京举办的“四菜一汤”历史与现实专家论证会(左四为本文作者)


说到制止餐饮浪费,很多人会想到从明代延续至今的四个字:“四菜一汤”。无论生活在饥饿年代,还是进入了小康社会,都不能不提倡“浪费可耻,节约光荣”。“四菜一汤”也就不仅仅是一个临时性的“口号”,不仅仅是某一餐饮场所的短期行为,而是成了众人所知的“节约”“廉政”的代名词。

实在回忆不起来了,我是何时何地最早听何人说或在何处看到的“四菜一汤”这个提法。可以肯定的是,由于长期供职于餐饮行业的工作使然,刚参加工作那年就主要从事“计划用粮,节约用粮”的具体实施和宣传教育,“四菜一汤”也就较早地走进我的记忆,且时常被调遣,口中说出来,笔下写出来。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和古今“四菜一汤”的研究成果,又不断填充我的记忆。

前不久,我应约在手机微信上帮助朋友校对一篇关于饮食文明的稿件之后,顺手点到半年多没有造访的一位朋友的“朋友圈”。这轻松一点,不仅又见“四菜一汤”,还点拨出“四菜一汤”的许多记忆……

2013年9月的一天,中国食文化研究会专家、餐饮企业家、人民大会堂和知名饭店的名厨,还有媒体的记者,齐聚设在北京的一个会场,红底白字的会标很是显眼:“四菜一汤”历史与现实专家论证会。会上论证的内容记忆犹新:从“四菜一汤”的由来,看提倡饮食文明的重要性;从饮食营养过剩的“文明病”,看“四菜一汤”的科学性;从大吃大喝造成的铺张浪费,看“四菜一汤”的节俭性;从公务接待超标的不好控制,看“四菜一汤”的标准化;从“运动式”抑制吃喝浪费,看“四菜一汤”的常态化。

这次论证会的倡导者之一,正是7年后我在“朋友圈”看到发布“四菜一汤”信息的周建斌。他是江苏省南通王府会餐饮公司的创办人,也曾在北京创办四菜一汤研发机构。从餐饮业的企业经营到理论研究,周建斌一面坚持“文化先行”,一面践行“技术领先”,也就被推选为南通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受聘于南通职业大学客座教授。看得出来,周建斌奔波于南方的南通和北方的北京,忙碌于饭堂和课堂,总是对“四菜一汤”一往情深。在新冠疫情肆虐期间,他带领南通王府会餐饮公司的名厨和北京四菜一汤研发机构的专家通力合作,及时推出“南通亮四菜一汤套餐”,为南通市民提供送餐服务,与疫情期间不聚餐的消费者携手抗击疫情。居家享用“四菜一汤”的消费者纷纷点赞:既有五味齐全、营养丰富、便捷即食的共同性特点,又有套餐A、套餐B和大份、小份的个性化服务,还有环保包装和饭菜适口的温度。所有这些,也在很大程度上为制止餐饮浪费提供了便利和支持。

制止餐饮浪费,正是提出“四菜一汤”的初衷。700多年前,为了整治奢侈之风,明代皇帝朱元璋首倡“四菜一汤”并带头执行。在他宴请文武群臣的餐桌上,端上来历史上最早的那份“四菜一汤”:炒萝卜、炒韭菜、两大碗青菜和葱花豆腐汤。朱元璋对此逐一夸赞:“萝卜上了街,药店无买卖;韭菜青又青,长治久安定人心;两碗青菜一样香,两袖清风喜洋洋;小葱豆腐青又白,公正廉洁如日月。”群臣们听了,顿时恍然大悟。

古往今来,有很多人研究“四菜一汤”,我也成为其中的一员。7年前我参加“四菜一汤”历史与现实专家论证会之后,写了《朱元璋力推“四菜一汤”反对舌尖上的腐败》,并在《中国商报》上刊登了一个整版。在此前后,我还写作一些研究和宣传“四菜一汤”的文章。比如,餐饮业应积极倡导“四菜一汤”的《餐饮的革命——“四菜一汤”》、关于开国领袖的《毛泽东的“四菜一汤”》、关于国际友人的《白求恩与“四菜一汤”》、关于2019年112岁仙逝的著名酿酒专家的《秦含章:“四菜一汤”,长寿健康》,也都陆续在媒体上发表。由此可见,媒体对“四菜一汤”为标志的“浪费可耻,节约光荣”的宣传很是关注和重视。

眼下,全球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是要求人们站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高度制止餐饮浪费,我以所见所闻所感继续为“四菜一汤”鼓与呼。

(作者系中国药膳研究会副会长兼民族药膳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食品科普创作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