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教育资源令人堪忧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李 荐
  • 2020-07-11 18:18


(图片来自网络)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世界上80%的孩子停课居家学习,线上学习成了“互联网原著居民们”的学习常态,半年的网课不仅历练了孩子们网上学习的技术,而且锻造了他们强烈的网络学习意识,即便疫情得到控制,孩子们回到校园,他们对网络学习的依赖也成为“不可逆”的定式。

但是,目前网上教育资源的状况令人堪忧,由于疫情很多校外培训机构、教育企业在线上平台推出了免费课程,或将收费的线下教学搬到线上。正规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推出的在线课程,虽然在教学方法上存在着一些问题,但在质量上经过严格把关,市、区两级教研员逐级审核,一般不会出现严重的思想或学术问题。但校外培训机构的线上学习资源存在着严重的“内容缺乏审核,过程监控不够,质量良莠不齐”的问题。比如在民办培训机构编写的教材中,一首20多个字的古诗,能够出现三四个错别字,于谦的《石灰吟》:“千锤万凿出深山”写成千锤万“击”,“粉身碎骨全不怕”写成“碎骨粉身”;一段描写安史之乱的文字,能够把“途经”写成途“径”“满目疮痍”写成“苍夷”“数学家祖冲之”,被写成“物理学家”。这还只是信手拈来的一些知识层面的问题,对孩子价值观产生不良影响的问题在网上也时有出现。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很多国家都非常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和引导,凡是把学生作为市场对象的培训机构,都要经过严格的管理。比如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积极投入资金推动学生校外教育项目的发展,并将其视为公立学校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了让学生在放学后能拥有一个安全并且有人指导的学习娱乐场所,1998年克林顿总统提出了“21世纪社区学习中心”计划并得到批准,联邦政府成立专门基金,每年拨款10亿美元在各个社区设立学习中心。社区学习中心接受行业学会的指导和管理,保证对孩子的服务质量。日本校外培训机构由行业性社团组织“全国私塾协会”进行行业规范管理,包括制定行业准入标准与认证,评审培训机构的经营活动,对校外教育机构师资进行评定与监管等,协会既是认证机关也是审查机关,对校外教育机构每两年进行一次认证,审查采用档案资料与实地审查两种形式,对不达标者亮黄牌并敦促其自行整改。韩国、新加坡也采取了类似的管理方法。

令人堪忧的网上教育资源说到底是我们对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松弛造成的,北京市学习科学学会2013年曾对全市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调查,在市工商局注册的公司中,名称中包含“培训”的企业总数是1707家,其中全民所有制企业46家,私营企业1661家;经营范围中包含“培训”的总数是99509家,其中全民所有制企业有795家,私营企业98714家,而我市教育主管部门审批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只有1746家,以上合计102962。(以技术培训的专业培训机构397家,未列入其中。)这些机构完全以青少年为服务对象,而在工商局注册的一万多家“企业”,在他们进入市场之后,完全没有规范的专业管理,因为我们不可能要求“工商局”具有管理教育的职能,而教育部门也无权管理一万多家以青少年为服务对象的“企业”。“工商管不了,教育管不着”的现实,是造成“令人堪忧的网上教育资源”的根本原因。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学习国外先进的社会治理经验,发挥社会组织的优势,让专业的社会组织发挥其业务优势,对青少年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运营、培训、管理制定相应的社会标准,定期检查和培训,发现问题及时纠正,这样才能为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网上学习和校外培训环境。

(作者系北京市学习科学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