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研工作者做科普的魅力与困惑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张一鸣
  • 2018-06-01 17:01


图片来自堆糖社区用户 逃す 

    中国科学院第十四届公众科学日活动亮点频频,其中,中科院物理所与“知乎”(知识社交平台)合作推出了“从脑洞到科普”知乎盐沙龙活动。五位主讲人分别是中科院物理所的李治林(凝聚态物理博士)和程嵩(理论物理博士生)、《科学世界》杂志编辑孙天任(古生物学与地层学硕士)、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秦子川(古脊椎动物学硕士生)以及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毛新愿(航天工程博士生),他们是知乎相关话题的优秀回答者或科普领域的知友。主讲人围绕“科学研究中,有哪些真实的脑洞问题?”展开5分钟的主题演讲,内容包括“从神话到科学:始于脑洞,终于脑洞”“普朗克的量子化假说”“神话传说中的‘大洪水’,真的存在吗?”“让恐龙活起来——最起码,不要死得过于彻底”以及“为什么要去月球”。内容精炼有趣,语言通俗易懂。

  自由讨论环节出现了“穿越回过去有物理学依据吗?”“如果宇宙有边界,那边界外是什么?”“在太空中酿啤酒会有什么样的特点?”等脑洞问题,这相当于将知乎的线上问答搬到会场,精彩、刺激。主讲人善于使用类比、比喻等修辞方法实现科学内容的通俗化,这也是知乎上脑洞问题(自然科学类话题)的优秀答案所体现出的主要共性,比如,谈及“More is Different“(源自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Philip W. Anderson在1972年的一篇论文)时,程嵩借用刘慈欣科幻小说《诗云》中地外文明穷尽汉字组合以挑战李白诗作的情节,将粒子物理的科研任务类比为“寻找宇宙中的汉字”,凝聚态物理则类比为“寻找汉字的优美组合”;谈及人类探寻宇宙的空间尺度时,毛新愿将宇宙比作太平洋,人类的探测在空间尺度上相当于刚刚跨越第0.1个水分子,而一滴水里拥有10的21次方的水分子数。讨论中还多次体现出主讲人作为科研工作者的严谨态度,比如,比较谨慎地回答超出自己研究范畴的问题,在作答时多次使用“可能”、“尝试回答”等表述。

   最后,主持人袁嘉浩(中科院物理所凝聚态物理博士生)提出自己与两位主讲人作为中科院物理所公众号编辑正面临的困惑。物理所公众号已运行三年多,总关注人数超过50万。面对公众号文章留言中多次体现出部分公众对科学的认知盲区,他们有时觉得做科普挺累:“值得吗?到底会影响到多少人?”主讲人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受到科普作品影响并走上科研道路的,同时提出,希望公众有能力鉴别科普内容的质量。事实上,如果能将科普内容看作产品,公众就是消费者,会自行选择所需的科普产品。一方面,科研工作者参与科普,为科普产品的质量保驾护航,并努力平衡好内容的通俗性与严谨性;另一方面,科普工作者也对产品进行包装甚至再创造,比如科学记者、科学编辑、科普场馆工作者、科普作家、科普影视团队等。科普产品市场的逐步净化与规范,需要多方协作,但根本上可能依赖于公众选择科普良品的能力,而这样的能力主要依靠科学教育协助形成。美国在科学传播领域的发达现状,与其完善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教育体系及长期施行,密不可分。

    两个小时的活动,成为科研与科普结合、线上与线下结合的经典案例,也让大家感受到科研工作者作为一线科普人的亲和力、幽默感以及专业性。他们在面对脑洞问题时,依靠自身的专业素养提供了一定范围内的见解,为公众提供了一种思考的可能,而不是一个标准的答案。有的脑洞问题及其解答,其实已经超出了科学的领域。这样的脑洞问题不仅出现在网络问答社区,还出现在科研工作者讲座的提问环节,出现在科普网络节目的问答与评论中,更出现在很多人天生充满好奇的内心里。对于回答者而言,他们需要的,或许是更多的理解与支持,是科普能力的培训与提升,是跨越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学习与交流。

    真心期待,科普的春天真正到来。


    (作者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生)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kepu.gov.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