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与技术关系的另一种解读

来源:科技文摘报 作者: 2017年06月27日 09:49
[导读] 

                                         选自《是什么引诱了我们》,陈蓉霞著,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如此之快之乱,以至要静下心来读一本稍嫌厚重的书籍似乎已成奢侈,难怪学者江晓原在“科学故事的另一种讲法”中,针对科学史的写作,发出如此点评,“通史型的科学史著作,往往沉重、沉闷或冗长”,极易吓跑读者。我刚巧读完一本典型的通史型著作《世界史上的科学技术》(詹姆斯·E·麦克莱伦第三 、哈罗德·多恩著,王鸣阳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连书名都是如此正规刻板,想来只能让读者望而生厌。翻开目录得知,本书竟从“猿”制造工具开始讲起,只因那是技术的最早开端。书中还有大量篇幅涉及非西方民族的科学技术,让我倍感亲切的是,关于中国就讲了不少。如此恢宏的全景式透视,能始终将普通读者的视线锁定?但作者确实做到了。

作者紧紧扣住一个基本观点来展开,这就是技术与科学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分离的,科学非但没有指导技术,相反,科学对技术的反应常常还是滞后的。在近代科学诞生之前,这一观点极易验证,这时,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精湛的技术发明,都是能工巧匠的杰作,与科学毫不沾边。

问题是,在近代科学诞生之后,科学似乎理所当然就成为技术的先导,要不科学的重要性从何体现?但本书以蒸汽机为例,说明它的每一个技术环节都是从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比如,原始蒸汽机因为要把一个大汽缸交替加热和冷却,故耗煤量惊人,瓦特的改进只是他在一次散步时茅塞顿开地想到,如果把蒸汽压至汽缸外面的另一个容器中去冷却,那么,就不需要让同一个汽缸忽冷忽热,自然节煤十分可观。如瓦特这样在工业革命中扮演关键角色的能工巧匠大多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自然对科学理论一无所知。第一台蒸汽机诞生于1712年,100年后,法国物理学家卡诺发表“论火的原动力”(1824年),才首次对蒸汽机的工作原理作出了科学分析。科学的滞后可见一斑。

有时,科学的有意指导不仅生硬,甚至可笑。19世纪初,伦敦市政府决定在泰晤士河上再修建一座桥梁,考虑的方案是一种新型的单跨铸铁桥,由于这是一项崭新的工艺,故当局决定咨询“在这件事上最富有理论和实践智慧的人们。”最富有理论智慧的入选者是一位皇家天文学家和一位牛津大学的几何学教授。他们提供的答案几乎沦落为历史上的笑柄。天文学家建议,“大桥应该漆成白色,由此可以尽量少受到太阳光线的影响。”几何学家则把大桥的长度计算到1英寸的百万分之十,而把桥的重量计算至1英两的千分之几。不过,也有明眼人如剑桥大学数学家米尔内意识到,理论家“也许看起来有学问,能够根据想象出来的假说进行冗长而复杂的计算,而且符号和数学也可能绝对正确,精确到了最小的小数,但是,大桥仍然不安全。”一语中的!像造桥这样复杂的结构设计,在当时离不开技师们的直觉和经验。直至半个世纪后,才有《应用力学手册》之类的工程科学著作问世,为解决这类问题提供指导。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7713053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