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王晋康:中国科幻的思想者

来源:科学普及出版社 作者:王卫英 2017年02月16日 10:50
[导读] 

中国科幻文学发展命运多舛,尤其是在经历了一场“科幻是伪科学”的批判之后,国内科幻文学阵地基本全部失守,仅剩《科幻世界》艰难支撑。上世纪90年代中国科幻开始复苏,今天终于迎来初步繁荣,王晋康以及其后的刘慈欣即是“科幻新生代”中的翘楚。《科幻世界》副总编姚海军称之为“王晋康时代”。

在中国科幻作家中,也许王晋康是离科学最近的一位,科学在他作品中不是道具,而是发自内心的信仰。这多半缘于他的少年经历,他最初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科学家。这位文理兼优的学生原想在科学研究中闯出一片天地,“文革”斩断了他的少年梦。阴差阳错,一个偶然的机缘闯入了科幻文坛。从此他把少时的科学梦借助科幻文学得以尽情挥洒。

他的创作特色在1993年发表的处女作《亚当回归》中已初露端倪:宇航员王亚当独自回到几百年前的地球,被赞为人类英雄,却从一名酒店老侍者口中意外得知,今天的人类实际已经成了机器人,因为人脑已经被更强大的植入式人工智能所控制,而打开潘朵拉魔盒的第一人就是这位老侍者钱先生。在钱先生的暗示下,王亚当悲壮地接受了新人类的安排,也植入了人工智能,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从内部战胜机器人。多年后他终于胜利了——这是一般作品的思维定式,而作者却安排了完全不同的结局——若干年后,本年度地球科学主席王亚当撰文纪念最后一位自然人的逝世,坦露了他的心迹,说他当年植入第二智能之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可笑,因为他的反抗就像是最后一只拒绝用火的猿人,正是这种出人意料的反思将作品引向了深入。这使他的作品“回荡着5000年中国文化的钟声(文中钱先生之语)”。

《科学狂人之死》是王晋康的第二篇作品,它构思了这样一个故事:用3D打印法来复制人,包括复制原件的思想和记忆。主人公成功地复制了自身,但终因复制人与原件对于自我的认同上发生了细微的分歧(都认为自己才是原件),因而导致了悲剧。作品深刻地剖析了人性和人格,关注了科技对人类的异化。1995年发表的《生命之歌》更有一个炫目的科幻构思:生物都具有生存欲望,存在于DNA的次级序列中,可以破译并输入到机器人中,使其成为真正的生命。这是对生命的意义所发出的终极追问。

正因为其中包含的锋利的思想观点,王晋康的作品曾在网上引起争论,这种现象在科幻作家中并不多见。争论本身说明了他作品的思想力度。遗憾的是,人们并没有充分理解和体会到这种力度,因此,他仍然是一个孤独地行走在荒原上的思想者。

2014年,在中国科普作协成立35周年之际,适逢王晋康创作20周年。500多万字的作品,不但是王晋康个人的成就,也是文化界的一大收获。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牵头组织的王晋康科幻作品研讨会,主流文学界、科普界和科幻界的专家学者联袂参加,展开研讨,多角度地对他的作品解析,对科幻界来说,这是一件值得记住的盛事,对王晋康本人来说,是对他20年创作成果的回顾和梳理。而这部研究论文集,就是这次作品讨论会的果实。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