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胡适纪念馆

来源:世界博览 作者:朱效民 2017年03月06日 08:29
[导读] 

            图片来自网络

近年来,大陆兴起台湾旅游热,在最初的好奇喧嚣之后越来越得出一个公认的结论:台湾最值得看的是人情和文化,并不是阿里山和日月潭——大陆有更壮丽的山以及更柔美的湖。但台湾的人情与文化并没有光鲜亮丽地写在楼面上或者“高大上”地矗立在广场上,而是蕴含在对传统的真正尊重和认同里,体现在人们平凡和睦的日常生活中。

台湾的親(亲)是相见的,愛(爱)是有心的,義(义)是有我的,廟(庙)是朝拜的……在台湾购物,结账后店员都会微微鞠躬说“谢谢”的;在捷运站上下自动扶梯,队伍再长左边也永远是空出来的,以方便赶时间的乘客快速通过;公共交通里的“博爱座”(相当于大陆的“老幼病残孕”座)即使车厢人满为患、乘客摩肩接踵也经常是空着的,更绝对见不着年轻人坐在上面……

一次路过介寿公园,看到或许已被很多人忘记的林森主席的高大塑像竟独自赫然立在“总统府”的对面,不由得想起一副对联,下联是政坛受排挤、遭架空的林主席(字子超)对的(起因是易君左赴苏州当官,写了《闲话苏州》一书引起本地人的不满和争议,有报纸戏出上联征求下联),最后一句的双关语实在是妙:

易君左,闲话苏州,引来苏州闲话,易君左矣

林子超,国府主席,何曾主席国府,林子超然

仔细想一想,台湾人脸上的确经常有淡然、超然的感觉,台北那三天两头“自在飞花轻若梦,无边丝雨淡似愁”的蒙蒙细雨也恰如台湾人讲话时的轻声慢语、从容柔和。人淡如菊,心素如简,人与人之间也多是平和淡雅的君子之交吧。

介寿公园的旁边就是二二八纪念园了,给人印象深刻的除了那密密麻麻的“二二八事件各县市受难者名单”以外,就是那本详尽说明二二八事件前因后果的有图有真相的“大书”了,该书在最后结论处明确地指出:“蒋中正与陈仪需对二二八事件负最大责任”。紧挨着二二八纪念园的是人潮不绝的“中正纪念堂”以及不久前的“中正广场”(现称“自由广场”)了,至今在台北街头和公园各处仍不时可以看见蒋总统各式各样的塑像,或威武,或谦和——这似乎也体现着一种对待历史和现实的超然态度,但超然之中既有坚守亦有尊重。

到中央研究院探访胡适纪念馆及其故居,在公交站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连绵着青山的胡适公园,胡适的半身塑像和墓地就在小山腰上,似乎仍在温和平静地注视着山下中研院的各个研究所。胡适许多名言嘉句也镌刻在公园大门附近的若干块厚重的石碑上,既有真切、严肃的:“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也不乏真情、温婉的:“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胡适纪念馆和故居位于中研院一块幽静的半开放的院落中,门前有紫藤架、小池塘、绿草坪以及高大挺拔的椰子树。在纪念馆的墙壁上,对胡适一生简要概括了这样几句话:在“中国现代史上,胡适代表的是清流和理性。他不相信权威,不相信捷径,不相信有‘包治百病’的‘万应灵丹’,……他相信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他相信‘功不唐捐’,努力不会白费;他相信‘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他一生的终极关怀始终是中国文化的重建和再造。”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