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挑战八百里流沙极限赛的天文人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王伟伟 2018年02月09日 09:53
[导读] 

 时报特稿

朱进,北京天文馆馆长,一米八三的身高、日常训练量为零的他,却是一个越野跑爱好者。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的确如此。2017年10月,他以128小时的时间完成了他的首个超长距离赛事——八百流沙极限赛。

对此,朱进甚感自豪。他表示,八百流沙是个人的第一个最长时间、最长距离的比赛,同时也是参加的补给最好的越野跑赛事。

天文人玩越野长跑,而且玩得还这么好,似乎总有点“不务正业”之嫌。

朱进从大学开始接触天文,至今已经36年了。

专业的天文学研究,最纯粹的自然科学基础研究,关注的是跟地球和地球人都没什么关系的遥远的宇宙。不过,最近的15年里朱进一直在北京天文馆担任馆长,专门从事天文科普工作,并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面对公众和媒体,算得上是天文圈子里跟媒体和公众最近的专业工作者了。不过,跟天上的事儿比起来,地上的事儿可没有那么超脱,工作中会遇到一些与人交往过程中的烦心事儿。

2015年9月,朱进因为身体原因开始恢复中断了30年的跑步。从热闹城市马拉松狂欢转战山野中充满未知的长距离越野跑,他反而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天文。

越野,给自己一个倾听自然的机会。

小时候在山区长大的朱进,对山有特别的亲切感。天文与越野,让他时常有种找回小时候的感觉。现在的他,除了看天,也希望有更多机会低头亲近下大自然。

其实,八百流沙赛前,朱进的训练并不系统。

各种意外因素赛前纷至而来:手持GPS临近赛前1个月才拿到手,没有按计划提前做功课,更别说研究赛道了。赛前才找到朋友请教了赛道要点。由于当地物流延迟,提前快递的很多补给和充电宝都未能及时送达集结地点,使本就慢性子的朱进有些乱了头绪,只能临时抱佛脚,去县城买必用的补给食物及移动电源。这除了消耗时间,也让他没有足够的时间保持充足的睡眠。

赛前信心满满的朱进,曾经预想前三天都不休息,用四天跑完全程,但最后却用时128小时。八百流沙一路上,朱进都在用观星+跑步的方式,跟大自然对话。

八百里长路中,他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每天毫无规律的作息时间,因为赛前临时状况,比赛开始之前的两天里他每天大概只睡了2个小时。由于配速一直很慢,在开始他一直是处于垫底的位置,慢速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完全缓解困倦,第一天本来不打算睡的他,还是睡了两次10分钟的觉。在比赛的第二天好好睡了40分钟,之后身体逐渐恢复。

比赛中,朱进一直都比较喜欢一个人跑,所以他全程几乎没有跟任何其他选手同行。只在路上遇到一个选手,当时看对方太困了,所以两人一起走了大概10公里。此外组委会提供的的卫星电话一次也没用过,全程朱进几乎没有跟外界有任何联系,只在比赛的第一个晚上看了两分钟微信,看到有朋友问过是否退赛了,当时信心满满的他回复了一句:“不可能啊。轻松完赛。状态不好,垫底中。明天开始超人”。这也是八百流沙5天的时间里他唯一的一次与外界的联络。

在强大的安全保障之下,享受孤独。

5天时间里,朱进出现3次迷路,主要是选路策略不当导致。他说这也是自导航的一大乐趣。他的粉丝们一度以为他是去看星象、拍星空去了。

朱进印象最深的就是第四天下午,在R9-R10之间的沙丘附近,在夕阳和明月的照耀之下,自己一个人处在旷野之中。当时随身准备了充足的食物、饮水、衣物、充电宝,没有任何安全方面的担心。他表示,如果当时身边有任何一个人,就绝对不可能体会到那种普天之下好像只有自己一个生命的感受。

比赛中,朱进一直有个很强烈的感觉,很多的赛道或者打卡点和休息站都似曾相识。也许是跟之前的赛事环境比较接近,也有的地方好像是在梦里到过。

这么慢,怎么跑八百流沙?

朱进的短板就是速度慢,全马的最好成绩是5小时19分。他说:“恐怕我是唯一全马在4小时以外的参赛选手了,有的选手甚至全马的成绩比我快3个小时。”

但他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下坡速度比较快,尤其是夜间下坡的速度。所以,在八百流沙,朱进前半程一直处于最后几名的位置,后半程发力,由第40名一路追赶到第22名。

“除了有时候犯困,没有任何不适,到终点的时候我觉得我还能再跑2天。”朱进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超长距离的比赛,所以成绩还不错。这场耗时128小时,在戈壁中穿行400公里的八百流沙,对于他来说,还远没有达到极限。

朱进说,其实直接通过天文观测对于方向辨别比较准,但如果看天象定位,并不现实。

2017年“十一”期间,恰好是中秋佳节。月亮比较亮,前面几天大气透明度也不是很好,所以并不适合观星,只是到瓜州的那个早晨天空还不错。但天象对于导航还是有些帮助,尤其是晚上地面没有合适的参照物的情况下,可以将星星作为辅助去辨别方向。

八百流沙非常适合朱进。正如选手苏子灵在赛后的感慨:有两名选手简直就是为八百流沙而生的,一个是冠军丹尼尔(速度),另一个就是高黎贡战队的朱进(观星不睡觉)。

现在,朱进已经完成了他最想参加的越野赛——八百流沙极限赛,这也是他的首个超长距离赛事。

但朱进说,以后我想每年参赛,准备把完赛时间提高10个小时,争取2021年以号码布的时间完赛(88小时)。

据悉,朱进是本届国内选手年龄最大跑者,国外选手里只有两位比他的年龄稍大。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chenjie]
分享到: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