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忘初心 一生传奇 牢记使命 倾情天眼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王渝生 2017年10月30日 10:47
[导读] 

 美丽的宇宙太空, 以他的神秘和绚丽, 召唤我们踏过平庸, 进入它无垠的广袤。

南仁东

南仁东的这几句诗,写给他自己,也留给了我们。

2016年9月25日,我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落成启用。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振奋人心:“浩瀚星空,广袤苍穹,自古以来寄托着人类的科学憧憬。天文学是孕育重大原创发现的前沿科学,也是推动科技进步和创新的战略制高点。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被誉为‘中国天眼’,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它的落成启用,对我国在科学前沿实现重大原创突破、加快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这被称为“中国天眼”的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就是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

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因病逝世,享年72岁。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中科院研究生院美国东部校友会发来的E-mail:“惊闻南仁东校友逝世,倍感哀痛。我们许多校友都和南仁东校友在研究生院同学过,在天文台一起工作过。我们永远怀念南仁东校友!”

1978年,我考取中科院研究生院,同比我小两岁的南仁东是首届研究生同学。他的导师王绶琯和我的导师严敦杰也很熟悉。我们在1981年取得中科院理学硕士后,又跟随各自的导师攻读了理学博士学位。在1990年代,我们分别担任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副所长和北京天文台副台长,多有接触和交流。他为人宽厚,淡泊名利,待人诚恳,胸怀坦荡。八字胡,牛仔裤,个子不高,嗓音浑厚。手往裤兜里一插,精神头十足,总是特别有“气场”。

南仁东是FAST工程的发起者和奠基人。自1994年起,他一直负责FAST的选址、预研究、立项、可行性研究及初步设计工作。作为项目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20多年来,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呕心沥血,矢志不渝,为了FAST选址,南仁东几乎踏遍了贵州大山和里所有的洼地。FAST立项后,团队成员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南仁东反而更加忙碌起来,他起早贪黑,为的是吃透工程建设的每个环节,为的是攻克索疲劳、动光缆等一系列技术难题,为的是把FAST建成世界上最大最好的望远镜。

不认识南仁东的人,初见面觉得他像个农民——面容沧桑、皮肤黝黑,夏天穿着T恤、大裤衩骑着自行车。在他的助理姜鹏看来,术业有专攻,在FAST项目里,有人不懂天文,有人不懂力学,有人不懂金属工艺,有人不会画图,有人不懂无线电。“这几样你能懂一两个就算不错了,但偏偏南老师几乎都懂。”

2017年10月10日,北京四环外的国家天文台办公大楼里,由FAST捕获的首批脉冲星信号第一次向外界展示:

“嘟呜嘟——嘟呜嘟——”

“嘟——嘟——”

现场不管是科学家,还是媒体工作者,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这分别来自1.6万光年外和4100光年外的脉冲信号。

就是这两个声音,让中国实现了一个“零的突破”: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天文设备第一次发现脉冲星。而在此之前的50年里,人类已经观测到2700多颗各种类型的脉冲星。

FAST这次“首秀”,可以说是对 “天眼”之父去世的最好告慰?

南仁东的一生,其实只做了这一件大事。他用自己的生命,成就了一个国家的骄傲。

2017年5月,我国首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到来之际,南仁东获得了“全国创新争先奖”奖章。和南仁东一样名列首批28名奖章获得者榜单的,还有潘建伟、施一公等科学家。

2017年8月,在中国科学院公布的2017年中科院院士初步候选人名单中,72岁的南仁东榜上有名,成为此次增选中年龄最大的候选人。年龄最小的则是39岁的清华大学颜宁。

南仁东不仅给中国留下了一座宏伟的“天眼”,更为我们留下了不畏艰苦、永不止步的科学精神、探索精神和创新精神。当我们凝视他照片的背景上那片波澜起伏的山峦,凝视那一只如此明亮的大“眼睛”,我们宁愿相信他并没有离我们而去,他只是幻化为星,在终其一生瞭望、探索的宇宙中,和他亲手缔造的“天眼”默默对视,那是一座望穿环宇的“眼睛”,更是一座凝注了南仁东精神和灵魂的丰碑。

(作者系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研究员。)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网友评论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验证码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