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远万里,ARJ21挑战冰岛大侧风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 2018年04月10日 09:17
[导读] 

 

刘 禹 本报记者 王 春

4月8日下午,ARJ21飞机104架机从冰岛平安凯旋,降落在西安阎良机场。在此之前,飞机于冰岛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圆满完成了侧风包线扩展审定试飞工作。

这是ARJ21飞机继自然结冰试飞之后,第二次飞出国门开展特殊气象环境下的试验试飞,充分验证了飞机在30节(1节约0.514m/s)侧风情况起飞和27节侧风情况下着陆的操纵性、稳定性和动力装置的正常运转,意味着ARJ21飞机具备了在高原、高寒、高温高湿、自然结冰以及大侧风等全部特殊气象环境下的运营能力,并通过中国民航局审定。

“幽灵”大侧风

侧风试验,指在侧风环境下飞机起降时的操纵稳定性和动力系统稳定性测试。

侧风会增加飞机起降难度。冰岛大侧风试验的局方试飞员赵志强表示,操作不当或侧风速度超过飞机设计指标,会导致飞机翼尖或发动机擦地,严重时机毁人亡。

为尽可能保证安全,飞机只有在验证侧风起降能力之后,才会被允许在相应的天气条件下运行。

在选择冰岛之前,ARJ21飞机在国内也进行了大侧风实验。由于特殊天气可遇不可求,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等风。ARJ21飞机副总设计师常红在2013年第四次参加侧风试验时曾说:“相比于3年前,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风,这非常折磨人。”

过去的4年时间,大侧风试验团队守候在国内唯一一条具备侧风条件的跑道上,捕捉着幽灵般出没的大侧风,不断寻找更为严酷的试验条件。

等来“冰岛风”

为了寻找更好的试飞条件,ARJ21远赴冰岛,开展大侧风扩展试验。

冰岛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常年有30节以上大风,有利于捕捉到更大侧风的试验气象。机场独特的跑道布局则是另一项优势。一般情况下,机场跑道会沿当地盛行风向修建,以尽量减少侧风对飞机起降的影响。但在凯夫拉维克,东西和南北方向的大风交织出现,因此机场修建并开放了全球为数不多的两条“十”字型跑道,便于航班飞行员找到一条侧风较小的跑道起降。而对于“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试飞团队,这也意味着能找到一条侧风强劲的跑道进行测试。

此外,凯夫拉维克机场拥有机坪、机库等完善的地面保障设备,周边地表被苔藓覆盖,强风时不会形成扬沙砾石,有利于飞行安全。这一点,也是此前ARJ21在国内西北地区机场做侧风试验时面临的主要困难之一。

ARJ21于当地时间3月5日抵达冰岛。但没想到凯夫拉维克突降暴雪,积雪厚度达20厘米,机场关闭了10—28号跑道。雪停之后,又一直下雨。直到3月26日,赵志强与航空工业试飞院试飞员陈明驾驶着104架机,飞行1小时26分钟,在该机场执行了6个起飞和6个着陆。数据显示,起飞阶段侧风最大瞬时风速47.4节,平均风速38.4节,着陆阶段最大瞬时风速48.7节,平均风速35.2节,全部超过中国民航局规定的风速要求,圆满完成此次大侧风试飞目标任务。

作为我国首款投入商业运营的喷气客机,ARJ21飞机在经历了300项地面试验检查,243个试飞项目、1301个试飞点的审定试飞后,于2014年取得型号合格证,并于2016年成功首航。目前飞机已交付4架,安全载客近6万人次。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kb104]
分享到: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