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工业遗产重塑生活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 2018年01月19日 09:12
[导读] 

 

 

 

陶溪川作为陶瓷产业转型升级的成功典范,随处能让人感受到时尚与传统的交融、现代与历史的烙印、创新与创意的魅力。右侧上、下为改造前后的厂区对比图。

 科普时报记者 刘晓军

陶溪川,几年前默默无闻,如今华丽变身,成为千年“瓷都”景德镇的新文化地标。作为陶瓷产业转型升级的成功典范,这里随处能让人感受到时尚与传统的交融、现代与历史的烙印、创新与创意的魅力。

变化从何而来?故事从何说起?在快速城市化和产业转型的今天,工业遗产可否成为城市转型的动力,成为塑造我们生活方式、提升城市生活品质的动力?清华同衡的规划建筑师们,5年来在“瓷都”景德镇所做的踏踏实实的探索,也许可以给我们很多启迪。

获工业遗产保护“创新奖”,陶溪川实至名归

1月16日上午,首届“遗产地DIBO论坛”在景德镇陶溪川举行。陶溪川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遗产保护奖中的“创新奖”,颁奖词提到“新的设计不仅尊重原先工厂的形式和尺度,也创造了与著名陶瓷生产设备的全新对话方式”。

“说到景德镇,我们都知道跟‘一带一路’密切相关。因为景德镇作为中国向世界输出陶瓷制品的中心,通过海路影响着中东和欧洲,是中华文化向世界传播,又把世界文化带回中国非常重要的地方。”

清华大学教授、清控人居遗产研究院院长张杰,曾以《景德镇产业遗产保护与城市复兴》为题,介绍他们在景德镇这个重要的中国历史遗产城市,开展的具有突破性和示范意义的工作。

景德镇是公认的世界“瓷都”。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因镇产青白瓷质地优良,遂以皇帝年号为名置景德镇。此后,景德镇进入黄金时期,元代的青花瓷、明朝的御窑、清朝乾隆时期祖孙几代都非常关注景德镇,也就促生了景德镇窑业的发展,现在的老城区基本上是清末民初成型。民国时期,御窑的布局即已清晰,御窑为中心,现存的大大小小的民窑、民居建筑、街巷的遗迹,都在无声地述说着这个传统手工业城市的变迁。

“景德镇陶业生产从解放后经历了高峰期,随着国有企业改制开始下滑,城里有从1949年以前的传统窑业到90年代留下的很多关闭的厂子,”张杰说他们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工作状态的。

2012年,清华同衡规划院中标景德镇旧城改造项目。“我们在景德镇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花一年时间把全城调研了一遍。”刘岩语速飞快,“我们总结出1623156——一个重要‘国保’御窑厂,六个历史文化街区,两个风貌区,三个工业遗产集聚区,156处工业遗产,并及时通报给了当地政府”。5年过去,景德镇已经换了两任书记、市长,但政府上上下下都清楚这个“家底”。

刘岩是张杰的学生,现任清华同衡规划院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总规划师。6年时间里,他和他的团队不仅把“瓷都”需要保护和改造的“家底儿”摸得门儿清,而且扎扎实实、潜心做事,通过设计、建设,抢救性保护与修复煤烧隧道窑、圆窑和各个年代的工业厂房等近现代工业设备,让陶溪川面貌一新:风格迥异的老厂房、老窑炉在经过抢救性保护修缮后,成为了“非遗”展示场所、创意美术馆、陶瓷文化主题精品酒店、文化创意餐厅。如今人们来到陶溪川,可以找寻到老厂记忆,感受城市跃动,体验浪漫生活情调,还可以实现创业梦想。

老厂房寄托乡愁,设计师执念“最小干预”

老城区的国家御窑遗址公园记录着景德镇600年的历史;而位于景德镇东部的陶溪川,承载的是解放后工业建设60年的辉煌。宇宙、为民等十多个国有老瓷厂留下了众多的工业遗产,历史记忆颇为丰富。

“整个景德镇1/10的面积是老厂房,1/6的人口在这些老厂房工作过、生活过。景德镇虽然经济比较落后,但那些厂房并没有被拆除搞开发,因为那里承载了很多人曾经的生活印记——人们的记忆和情感在那儿,那儿寄托着他们可以看得见的乡愁。”刘岩说。

陶溪川项目以宇宙瓷厂为中心有10公顷,刘岩他们花了半年时间,为20栋比较密集的厂房做规划。“规划主要解决框架问题,要研究工厂历史,评估留存的历史意义及周围环境,根据其周边的需求,确定哪些建筑改造之后的适应用途。”刘岩说。

规划确定之后,他们选出两栋代表性的厂房,请张杰来做具体的建筑设计。“旧有建筑没存档图纸,比较麻烦,只能是边做项目,边根据实际情况处理随时出现的问题。这比做一个新房子复杂得多。改造过程需要用老材料,那么就得知道老材料是啥样子,用在哪里更合适,所谓的‘看菜吃饭’,很多东西用图纸无法表达,改造的效果只能靠专业判断”。“最小干预”是张杰一贯的设计原则。福州的“三坊七巷”、南京的“老门东”,他在设计中都“尽可能保留具有当地本质特色的东西”,陶溪川的项目也是如此:继承了独特的陶瓷“基因”,但又不仅仅是单纯的陶瓷“面孔”。

景德镇宇宙陶瓷厂是上世纪50年代中期建的,90年代初扩建,时间不长就废弃了。50年代的厂房现在已经非常破败,从建筑角度完全可以拆掉。“但职工们对这个厂房非常有感情,所以厂房里的老构架几乎不动,木头梁柱朽了,就想办法换成了钢柱,但外观依然是木质梁柱的效果。”张杰说。

从厂房梁柱到空间布局,从坯房修复到外立面红砖墙的选择,他们都反复考量,细致的程度甚至到了“旧厂房遗存老砖该如何利用”。“研究这个厂子原有的工艺和历史,研究要保护什么、能留什么、未来如何用、安排什么活动是非常重要的”。张杰说。

作为一个开放、兼容的街区,陶溪川的改造重点在文化创意产业及服务于此的产业,因此,博物馆、美术馆和艺术品交易的创意商店的规划设计,充分考虑到了区位所在,与周边既有的社区人群如陶瓷研究院、中国陶瓷大学相关联。

“把日常生活、老百姓的存在感纳入设计师的设计之中”。设计师首先应该考虑跟周边社区乃至整个城市的关联。张杰和刘岩他们从规划设计开始,就已经把陶溪川项目与“激活”整个城市生活关联了起来。

城市双修,景德镇做名城保护利用“大文章”

不久前,住建部公布了全国第二批19个“城市双修”试点城市,景德镇名列其中。

“城市双修”,是要有序实施城市修补和有机更新,解救老城区环境品质下降、空间秩序混乱、历史文化遗产损毁等问题;制定并实施生态修复工作方案,有计划有步骤地修复被破坏的山体、河流、湿地、植被。已经成为“治理城市病,转变城市发展方式的重要抓手”。相对于大拆大建,城市“双修”将更加适宜现在的经济状况,更加可持续。

一个城市是大拆大建,还是利用现有资源合理拆建,“缺”什么“补”什么,每一个举动都是以正向相加为主的可持续理念,这取决于市政府的眼光和远见,考验着政府治理和经营城市的水平。

十多年前即在论文和具体操作中引入“织补城市”的概念和方法的张杰说:当办公用房和住宅开发已经过量的时候,已经处在城市生活圈中的老企业,如何开发利用,如何就此完善交通和居民服务设施等城市功能,是城市经营者和城市规划设计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陶溪川是江西省也是景德镇市的重点工程,也是个复合型项目,当中既有老厂搬迁,又有棚户区改造;既是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又是新型城镇化和“景漂”族的精神家园。张杰说,景德镇具有陶瓷产业的传统和背景,在以陶瓷为带动的艺术陶瓷专业创作、教育、运营、消费资源全都存在,陶溪川的实践呼应了这个需求,为顺应景德镇陶瓷文化、陶瓷产业和人的需求,提供了一个产业的、文化的及老百姓生活的场所。

“有了陶溪川改造和运营的成功,现在景德镇旧厂房的保护得到了更加充分的保障。”刘岩说。

城市的记忆和地域文化的丰富性保留下来,城市交通和服务功能进一步完善,人们生活得更好,会更喜欢这个城市。

沿着千年历史的文脉连线成片,景德镇正在做着名城保护利用的“大文章”。未来,景德镇的城市环境,不仅会更加宜居,也会更加有国际范儿。而在今后若干年里,张杰、刘岩和他的团队依然还会在景德镇“修修补补”。

张杰已经开始着手做松涛公园——艺术瓷厂为基础的设计。与陶溪川不同,这个项目从整个景德镇城市发展布局的需求角度,重点考虑休闲、娱乐和餐饮,为的是更好地服务周边老百姓生活。

他说,城市某个功能的需求量是有限的,景德镇其他十几个厂区今后陆续改造该做成什么区域,则需要根据城市在那个时段缺少的、其周边需要部分加以考虑。

刘岩团队手上的若干其他工业遗产陆续开始做规划,将要有什么新的内容赋予老旧工业厂区和建筑的重新利用和改造中,这是刘岩现在“绞尽脑汁”考虑的问题,而“DIBO”(设计、投资、建造、运营)一体的方式,或许是解决遗产保护和差异化发展的出路。

点击下载:
[责任编辑:xiangzheng]
分享到:
TEL:010-58884117 E-Mail:kepu@kepu.gov.cn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京ICP备05022684号-3